鸭脖英雄联盟

  葡萄酒主业长期不振,中葡股份(600084,SH)欲引入优质资产改善现状。站上新能源的风口跨界锂电成了颇为“时尚”的选择。

鸭脖英雄联盟

  西台吉乃尔盐湖资产被划拨给国安锂业之前,中信国安曾一度拥有相关资产,而中信国安与中葡股份一样,属于国安集团间接控制下的上市公司。公告显示,青海国安正是国安集团为开发青海省盐湖资源而投资成立的公司。2004年12月,国安集团将其所持有的青海国安51%股权转让给了中信国安,在一系列增资收购后,2010年中信国安得到了青海国安的完全控股权。

  一方面是降低其主营项目的投资,另一方面是巨额收购新能源公司国安锂业。厚此薄彼的背后,是中葡股份在葡萄酒主业长期的盈利困难之下,对新主业后续盈利能力的期待。标的国安锂业27亿元的对价,相比不到10亿元的净资产账面价值,评估机构对其的估值增值率达到138.38%,同时交易双方经协商确定,国安锂业于2017年7~12月到2020年度在矿业权口径下拟实现的预测净利润数分别为8741.45万元、1.8亿元、2.21亿元和2.37亿元。

  由于青海国安和中葡股份都处于中信国安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安集团)旗下,因此,此次收购国安锂业构成了关联交易。事实上,虽然媒体首次提出国安集团“锂业”资产平台将凭借中葡股份这一并购实现,西台吉乃尔盐湖却早已不是第一次登上资本市场。

  10月11日下午,中信国安董秘办人士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西台吉乃尔盐湖包含锂元素,但中信国安剥离青海国安前后,碳酸锂生产只是在实验性阶段,此前真正主力的产出还在钾肥方面。

  一方面是降低其主营项目的投资,另一方面是巨额收购新能源公司国安锂业。厚此薄彼的背后,是中葡股份在葡萄酒主业长期的盈利困难之下,对新主业后续盈利能力的期待。标的国安锂业27亿元的对价,相比不到10亿元的净资产账面价值,评估机构对其的估值增值率达到138.38%,同时交易双方经协商确定,国安锂业于2017年7~12月到2020年度在矿业权口径下拟实现的预测净利润数分别为8741.45万元、1.8亿元、2.21亿元和2.37亿元。

  近日中葡股份宣布拟以27亿元左右的对价,从青海国安手中收购刚刚置入盐湖矿产的国安锂业,布局电池级碳酸锂和钾肥行业。按照国安锂业的业绩承诺“对赌”,常年营业利润为负的中葡股份在经营面上有望摆脱尴尬处境。

  在这种情况下,中信国安在2014~2015年分两次将青海国安股权全部转让。转让之后的盐湖似乎成为了一个增信工具,2015年6月,青海国安将西台吉乃尔盐湖锂矿采矿权抵押给合众资产;2016年2月,青海国安近3亿元存货的收益权被以1.5亿元的对价转让给了银行。

  近日中葡股份宣布拟以27亿元左右的对价,从青海国安手中收购刚刚置入盐湖矿产的国安锂业,布局电池级碳酸锂和钾肥行业。按照国安锂业的业绩承诺“对赌”,常年营业利润为负的中葡股份在经营面上有望摆脱尴尬处境。

  目前为了完成包括上述存货在内的资产划转,青海国安表示正积极沟通清偿事宜,以应对银行方面不出具同意函的情况。

  作为同受国安集团控制的上市公司,中信国安(000839,SZ)此前拥有青海国安近十年时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中信国安在收购相关资产之初亦有宏愿,却因青海国安长期的亏损而在2014年左右将其置出。对此,中信国安董秘办人士对记者透露,此前相关资产的盈利来源主要是钾肥,在2014年左右其碳酸锂生产还在实验性阶段。

  在这一交易之中,真正有价值的是国安锂业背后的盐湖矿。国安锂业本身由青海国安成立于今年5月份,注册资本为4亿元。今年6月26日,青海国安召开股东会,同意青海国安将与硫酸钾、氯化钾、碳酸锂、硼酸及氧化镁业务相关的西台吉乃尔盐湖的相关资产划转至国安锂业。

  在这一交易之中,真正有价值的是国安锂业背后的盐湖矿。国安锂业本身由青海国安成立于今年5月份,注册资本为4亿元。今年6月26日,青海国安召开股东会,同意青海国安将与硫酸钾、氯化钾、碳酸锂、硼酸及氧化镁业务相关的西台吉乃尔盐湖的相关资产划转至国安锂业。

  同日,中葡股份宣布拟向青海中信国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海国安)非公开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青海中信国安锂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安锂业)100%股权,双方初步确定交易价格为27亿元左右。

  目前为了完成包括上述存货在内的资产划转,青海国安表示正积极沟通清偿事宜,以应对银行方面不出具同意函的情况。

  近日中葡股份宣布拟以27亿元左右的对价,从青海国安手中收购刚刚置入盐湖矿产的国安锂业,布局电池级碳酸锂和钾肥行业。按照国安锂业的业绩承诺“对赌”,常年营业利润为负的中葡股份在经营面上有望摆脱尴尬处境。



  原以葡萄酒为主业的中葡股份10月10日宣布拟收购新能源公司国安锂业,大跨界抢占风口。回顾中葡股份近年业绩,其营业利润一直表现不佳,而此次标的业绩承诺将有望使上市公司摆脱尴尬处境。

  作为同受国安集团控制的上市公司,中信国安(000839,SZ)此前拥有青海国安近十年时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中信国安在收购相关资产之初亦有宏愿,却因青海国安长期的亏损而在2014年左右将其置出。对此,中信国安董秘办人士对记者透露,此前相关资产的盈利来源主要是钾肥,在2014年左右其碳酸锂生产还在实验性阶段。

  西台吉乃尔盐湖资产被划拨给国安锂业之前,中信国安曾一度拥有相关资产,而中信国安与中葡股份一样,属于国安集团间接控制下的上市公司。公告显示,青海国安正是国安集团为开发青海省盐湖资源而投资成立的公司。2004年12月,国安集团将其所持有的青海国安51%股权转让给了中信国安,在一系列增资收购后,2010年中信国安得到了青海国安的完全控股权。

  10月11日下午,中信国安董秘办人士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西台吉乃尔盐湖包含锂元素,但中信国安剥离青海国安前后,碳酸锂生产只是在实验性阶段,此前真正主力的产出还在钾肥方面。

  在这种情况下,中信国安在2014~2015年分两次将青海国安股权全部转让。转让之后的盐湖似乎成为了一个增信工具,2015年6月,青海国安将西台吉乃尔盐湖锂矿采矿权抵押给合众资产;2016年2月,青海国安近3亿元存货的收益权被以1.5亿元的对价转让给了银行。

  近日中葡股份宣布拟以27亿元左右的对价,从青海国安手中收购刚刚置入盐湖矿产的国安锂业,布局电池级碳酸锂和钾肥行业。按照国安锂业的业绩承诺“对赌”,常年营业利润为负的中葡股份在经营面上有望摆脱尴尬处境。

  由于青海国安和中葡股份都处于中信国安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安集团)旗下,因此,此次收购国安锂业构成了关联交易。事实上,虽然媒体首次提出国安集团“锂业”资产平台将凭借中葡股份这一并购实现,西台吉乃尔盐湖却早已不是第一次登上资本市场。

  在这一交易之中,真正有价值的是国安锂业背后的盐湖矿。国安锂业本身由青海国安成立于今年5月份,注册资本为4亿元。今年6月26日,青海国安召开股东会,同意青海国安将与硫酸钾、氯化钾、碳酸锂、硼酸及氧化镁业务相关的西台吉乃尔盐湖的相关资产划转至国安锂业。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